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大版创富彩图 > 正文内容

护民彩涂图大版创富1_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10-30 点击数:

  凤凰网财经讯2017中国金融年度论坛于1月25-27日在京举办,论坛以“新趋势、新挑战、新动力:全球金融业发展新格局”为主题,全面展望金融监管、金融稳定、金融创新、金融发展等问题,共同求解全球金融业改革新动能。凤凰网财经全程报道。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温铁军在论坛上表示,这个世界发生了一个最重大的变化往往没有被大家重视起来,那就是从21世纪开始,债务从性质上来说已经不再是必须刚性兑付的了,也就是说“杨白劳不必再卖喜儿还债”,谁欠债多谁反而占据着更为有利的地位,今天的债务已经变成了一种财产。

  温铁军还表示,昨天有一个群,搞经济开发的人在赌,赌美国会不会爆掉泡沫,中国会不会爆掉泡沫。总的来说,大多数做分析的人似乎对2018年发生经济危机都持认同的态度。

  先作一点解释,很多人都知道我是搞农村研究的,我搞了30多年农村的调查研究,但是在这样一个金融的论坛上怎么会让我来给大家作个汇报?可能是在中国人民大学有一个农村经济与金融研究所,我是这个所的所长,还因为我在中国农业银行担任非执行独立董事已经两届多了,我现在被人家说叫做被动履职,是因为我已经超过了两届的时间,现在还在继续工作。

  但是话又说回来,按照有关规定,我不能代表农业银行作任何关于金融形势的分析,所以我今天给大家提出的只是最近我在南方给一些企业家做宏观形势分析的时候用的一个讲稿,希望大家愿意参考。

  我这里边主要想说什么?想说的是这个世界发生了一个最重大的变化往往没有被大家重视起来,那就是从21世纪开始,债务从性质上来说已经不再是必须刚性兑付的了,也就是说杨白劳不必再卖喜儿还债,谁欠债多谁反而占据着更为有利的地位,今天的债务已经变成了一种财产。

  我们从世界债务大国来看,21世纪以来,世界的债务大国主要是西方,以美国、日本为首,这些债务大国实际上都是靠扩张货币。张皓天:黄金出现反弹信号 原油跌势加剧黄金原油走势-kcplayer48!同时,用扩张的货币来购买扩张的债务,然后把这个债务推进债务市场,债务市场上有各个有贸易赢余的国家来购买债务,因此债务就是一个资产,所以很多人都说中国人买了一万多亿的美债,说美国人要赖账怎么办?不还怎么办?很多搞金融的朋友就会告诉你你根本不用担心,因为那是资产,你可以在市场上随时买入、随时卖出,而且是一份比较稳妥的资产,它是能够防范风险的。因此,中国人一共赚了大概不到四万亿美元的外汇,现在又降到三万亿,其中三分之一用来贡献美国债市,被大家看作是一个非常正常的现场,美国人也没有告诉你它的债务是比较还的,因为债是资产。

  新世纪重要的改变是从西方开始的,债务不必一定非要兑付,它是可以在市场上买进卖出就是一种资产。因为它是资产,所以当然就有债市的利息率,因此,债市的利息率跟汇市各个方面就联动起来了,所以这就形成了一种新的游戏规则。

  而对我们来说,我们过去社会上总的负债是非常少的,我们现在已经变成了债务率最高的国家,当讲到这儿的时候,不能只讲负面的,我们先得说中国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变成了世界第一产业资本大国,中国的工业制成品的总量按大类算都已经纷纷达到了世界第一,中国也成为世界产业门类最完整的国家,工业品总量世界第一,因此就派生出第二个贸易量中国第一,全世界贸易最大的国家是中国。因为你大规模的进出口,当然就得产生大量的贸易赢余,这个贸易赢余当然就是外汇,必须是硬通货、必须是美元,中国对美国做的最大的贡献就是中国在帮助美国撑住美元,因为美元只有靠成为世界结算货币和世界贸易主要使用的硬通货,它才能变成世界各国的储备货币。所以尽管今天都知道美元是滥发的,但是世界各国都得储备美元,是因为买东西的时候得用美元,用别的货币是不行的。

  因为中国大量的贸易赢余进入国内,国内现在人民币是不能自由兑换的,因此当然就会导致国内大家都说央妈,其实就是央行大规模增发货币三分之二以上是因为对冲进来的硬通货,进来的美元和其他的海外的货币。当然导致中国的货币迅速扩张,所以我们在第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就变成了世界金融资产总量最大的国家,如果以M2来衡量的话,中国现在大大超过西方国家。于是乎在21世纪的头两个十年,我们先变成了产业资本第一大国,接着变成贸易第一大国,接着变成金融第一大国,现在排名前五位的银行中农工建都在里边。前期我们看国家银行的资产也都知道,很大程度上都被沉淀占在那儿了,要求央行每年必须增加流动性各个银行才有头寸,否则业务就会很困难,这是一个客观的演变过程。

  除了这个演变过程之外,我们知道三个最大,产业资本、商业资本、金融资本,我们现在又变成最大,问题在哪儿?问题当然会出现过剩,我们现在也是产业过剩,因此中央开始强调供给侧改革,供给侧改革强调的“三去一降一补”我们现在还没有讲金融过剩,不过剩的主要原因是相当部分资金被占压了,如果按总量算是过剩的。

  客观地看中国金融现在面临最为严重的问题是过剩的问题,工业方式改造农业,接着也造成了农业的过剩,所以现在开始强调农业供给侧改革,内容是一样的,工业过剩、农业过剩,这就是我们现在的主要问题,这还是现在。更进一步看,这些现象也就是工业过剩、农业过剩这两大现象背后,还有三大资本过剩,这背后是什么呢?是严重的泡沫,大家都知道本届政府第一个任期之内一开始就强调我们得防止脱实向虚,事实上只要你在过剩阶段,实体经济领域中的投资人一定会把资金从实体经济析出,进入投资领域,这是规律,很难逆转。因此,我们无论怎么强调防止脱实向虚,实际上我们是先大量资金进入股市,把股市炒起来之后,结果股市出现股灾,资金被蒸发,剩余资金逃出来进入房市,现在房市下滑了,大家都在赌2018年中国是不是出现经济危机,事实上危机一直在延续者,只不过是不是不是会爆。

  我们昨天有一个群,搞经济开发的人在赌,赌美国会不会爆掉泡沫,中国会不会爆掉泡沫。总的来说,大多数做分析的人似乎对2018年发生经济危机都持认同的态度。

  好了,我接着讲一讲我们现在实际上应该怎样看待我们的问题,这张片子告诉你们说在第一轮生产过剩与1997年东亚金融风暴之后,1998年爆发之际,我们当时大家看1998年那个线往上走,那个是第一轮生产过剩的时候,是因为林毅夫教授直接给中央提建议,面对生产过剩大危机的情况下,中国唯一能采取的措施不是自由市场,只能采取罗斯福新政。当时认为老对外贸易救不了中国经济,只能靠启动内需和扩大内需,最终是朱老板担任总理的第一年,直接采取国债的形式拉动增长,我们改出了第一轮生产过剩。尽管出现通货紧缩,但事实上从1998年以来中国维持住了增长率,当年叫做七上八下。

  这个经验当2008年华尔街金融爆发,我们继续沿用朱老板留下的经验,那个时候还是当总理的时候,有没有效呢?第二轮危机爆发以后,采取四万亿救市,只有一个短暂的回升,接着从2010年、2011年开始,新政府即将接手之际经济进入下行期,这个下行期一直延续到现在,数据不是我的,是网上拿下来的。大家可以看第二轮生产过剩始于2008年华尔街金融海啸,都认为中国是一个外向度极大的,进出口占GDP的比重高达70%,世界最高,美国只有27%,当这种情况下当然会出现生产过剩。投资拉动谁来投资?当然是国企。到现在第二轮生产过剩的时候负债往上走,但是GDP不往上走了,因为大量的投资已经形成占压了。

  大家再往下看,看效率这条平线没什么好说的,经济增长中的一个重要现象就是国企大规模投资形成的资产高于它的负债,也就是说看第三条还有点空间。我们怎么解释现在社会上比较多的分析国企效率上不去,交税也不行、带动就业也不行,为什么资源还向国企倾斜?是因为我们仍然处在第二轮生产过剩这个危机局面之中,第二轮生产过剩仍然被我们理解为叫做输入型的,因为外需下降。我们就是在这样一种局面之中。

  我们再往下看看这个过程中间,大家也都知道连带会发生金融扩张,同时也会发生财政的扩张,金融扩张和财政扩张的同时当然会出现债务的增加,这是最近刚刚出来的中国只有七个省财政是赢余的,其他大部分省份是财政形势比较差的,这恐怕也是中央政府每年连续增发国债的一个重要原因。中国金融债务经济好像也是一个不可避免的客观的过程,西方先进入债务经济,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也进入债务经济,债务就是一个21世纪的重要的经济现象,谁都饶不开。

  针对这种现象,中国因为地方政府负债过高,并且地方政府很大程度上是从银行借贷来用于开支的,相当部分的地方政府,县级地方政府70%、80%的是靠县级转移支付,靠自己本级财政的极低。前一轮时间警察,现在再度清查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显性债务远远不是大家知道的这点数,隐性债务已经高达60万亿了。这个情况其实客观上来说是很难短期内改观的,中央政府又已经明确表态,中央政府不替地方追债,谁的孩子谁抱走,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很可能债务危机是爆发的,所以我们得看怎么能够理解,我们现在说出路何在?

  出路在哪儿呢?出路在现在的三大战略,第一大战略就是对外的“一带一路”战略,第二战略是亚区域整合,现在几个大的经济带通过亚区域整合,重新评估要素价格,刺激经济增长。第三个战略就是乡村振兴战略。

  去年年底29号结束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作了一个重大的战略方向调整,就是把我们以往加快城市化的这样一种发展方式转型为叫做农业农村优先发展,认为乡村振兴战略是21世纪中国发展的一个重大的历史发展机遇,这个大多数在金融界工作的人很难理解,怎么能乡村是中国21世纪发展的重要的历史机遇?大家很难理解。

  我们都知道在进入金融资本阶段之后,它的经济危机爆发,特别是金融危机的爆发是规律性的,每一次高起都会带来一次泡沫的崩溃。已经进入金融资本主导的美国来说,它的泡沫崩溃应该是客观规律,所以打赌的朋友们,我是比较认同经济危机即将爆发的这方面的,我觉得泡沫到了一定程度崩掉是必然的。我们中国在做逆周期调解,逆周期调解的主要手段是国企,国企大规模负债,它的负债甚至大大超过了GDP增长的速度,这个是国家用国企来做逆周期调节,这恐怕是个客观结果,怪不得谁,并不是因为它的效率低。大量的投资由国企来做,特别是无效益投资也只能是国企做。当我们讲到新农村投资战略,国家一半以上用于三农开支,这些开支基本上是不可回收的,所以我们这把部分叫做沉默成本。沉默成本沉淀在那儿,很大程度上就创造了一个机会,什么机会呢?由于进入乡土社会创业创新的机会。因为一旦有一个庞大的沉默成本,就意味着有一块庞大的机会收益空间,这个时候进入乡土社会的投资人,他将得到在这个空间中获取收益的机会。所以我们说沉默成本越大,机会收益也越大,从这个角度来说,当我们看世界范围内的金融危机爆发是个必然现象的时候,那么中国也许可以通过逆周期调节,认为地制造出一块庞大的成本,而把乡土社会中的发展变成一个新的历史机遇。

  这个也不用多讲了,大家刚才已经说到了,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关系,我们对美国做双重贡献,这个也不多讲了,以前都说过。

  我刚才说到的三个机会,对外是“一带一路”、对内的是区域整合,再就是城乡之间因有明显的城乡差别使得中央大规模向农村投资,农村投资形成沉默成本,沉默成本带来乡村振兴战略实施过程当中投资人的机会收益。我们现在污染越来越严重,这个过程当中产生了中央的战略态度,开始大规模向农村投资,大家注意投资非常陡的向上走的起点是2005年中央的新农村战略。现在资本都下乡,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农村中存在着一个获取机会收益的空间,什么叫做机会收益呢?其实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农村还没有完成货币化。

  举个例子,我们有大大超过耕地面积,比如说我们的耕地面积只有18亿亩,但我们的林地面积有25亿亩,耕地面积现在还不是一个可以作为市场交易的资源,林地面积也不是一个市场交易的资源。因此,一旦它市场化,那就会大量吸纳货币,也就是说在这些资源型资产没有被资产化之前,货币是进不来的,一旦我们推进了农地、林地的全面市场化,很可能就会变成一个吸纳超量货币的领域。

  各位注意,过去山区是贫困的,在道路没有修通之前山区最好的资源是好水、好空气,这些和在城里享受雾霾,已经快要不行了的感觉,那差异是天壤之别。所以山区过去的好水、好空气、好风光都不是要素,一旦我们把公路建设修进去了,在山里面可以使用宽带上网,可以和外面人分享你的感受的时候,这些资源都可以变成要素,都变成可交易的了。这里告诉你们的是大佬们下乡,最近这五六年的时间,各大地产公司的人几乎都找过我,问我们他们要下乡怎么下?跟农民怎么打交道?大家手里边钱多了、土豪了,想要下乡跟农民斗,我说你要不了解三农你玩不过农民,但是没有要你去玩,懂得来说下乡成了一个基本的趋势,资本大佬下乡,地产在城市过剩,大地产公司几乎全下乡了。

  不仅他们,我们说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揭露了一个概念,是我们讲了十几年的概念,中国的中产阶已经成了世界深最大规模的人群,中产阶级最大规模的在中国。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没用中产阶级,不讲阶级了,用的是中等收入群体其实是一个内容。跟我们讲了十几年的话其实是一个话,这个里边告诉你,中产阶级白领现在也都纷纷下乡,大家都想到村里边去,或者是哪个山里边搞个小院,给自己休养,养生需求越来越强了,它们会带动整个农村中资源演化成资产,很大程度上会吸纳我们过量发的货币,21世纪乡村振兴战略是一个很有潜力的发展领域,因为投资人在城市投资市场全部饱和,你无论投什么都没的可投了,问题是下乡对付不了农民,下乡对付不了农村,不知道在村里应该怎么办,完全和城市不。

  当然各位,中央在去年的一号文件里面已经说了,发挥全社会下乡,鼓励市民下乡,在乡村社会空间里边其实正在蓬蓬勃勃地开展着。这不过一般的投资人还没有注意到,所以我们说出路何在呢?出路在于国家已经大规模投资形成沉默成本的机会、收益空间里边,希望大家注意。我们在农村其实已经做了很多年了,对于市民下乡和农民联合创业这件事情,市民、农民联合才有城乡融合,对这件事情我们从2008年开始做实验,现在已经做了十年了,所以经验是非常多的。